原标题:越南反腐风暴“刮”进公安系统

连日来,越南政府再次打出反腐重拳,对“公安系统高官卷入网络赌博大案”的查处引发舆论高度关注。这起网络赌博大案被查处表明,越共十二大以来的反腐风暴已从能源、金融领域“刮”到公安系统等强力部门。

据越南媒体日前披露,目前卷入这一网络赌博大案的公安系统官员为少将警衔的阮清化和中将警衔的潘文永。阮清化曾担任公安部反高科技犯罪警察局局长,潘文永曾担任公安部警察总局局长。两人都曾被越南国家主席授予“人民公安”荣誉称号。

此前,阮清化一直被视为公安战线打击高科技犯罪的先进典型,然而他在发现涉案的赌博网站后非但没有将其侦办,反而利用职权便利为该网络赌博团伙提供掩护。执法者竟成了高科技犯罪的“保护伞”,令舆论震惊。

据警方介绍,涉案的赌博网站共有注册账户2000多万个,其中活跃账户800多万个。参与者通过购买手机充值卡为账户充值,从而进行扑克、骰子等赌博活动。初步估计涉案金额超1万亿越南盾(约合2.8亿元人民币)。目前,包括阮清化、潘文永在内的40余名涉案人员已被警方逮捕。

近年来,越南经济增速在东盟名列前茅。但与此同时,法律和监管的盲区、漏洞,滋生了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等腐败行为,引起民众不满。越共高层认识到,腐败已成为影响党和国家命运的毒瘤,重拳反腐刻不容缓。反腐成为越共十二大以来六大核心任务之一。今年1月和3月,越南国家石油和天然气集团和有关银行的几十名前任和现任高管因腐败获刑。其中,涉案的越共中央政治局原委员、胡志明市委原书记丁罗升,是越共十二大以来落马级别最高的官员。

从已查办的腐败案件不难看出,越南反腐力度空前。对于一些腐败大案要案,越共高层直接指导督办。落马的腐败分子中,既有位列中央政治局的高级领导人,也有“安全着陆”的退休部长、将领,以往存在的反腐“盲区”“禁区”逐渐被清除。中央防治腐败指导委员会、中央检查委员会、政府监察总署等机构正将反腐之网不断织密收紧。

目前,越南已在预防和惩治腐败方面制定了较为健全的法律法规,但执法力度将直接影响反腐败成效。越南民众更加期待反腐败工作能常态化、全覆盖,既要打掉位高权重的“大老虎”,也要肃清发生在百姓身边的“收红包”“揩油”等基层腐败行为。只有更强有力的惩戒措施,才能对腐败分子形成威慑,这成为越南舆论的共识。

原标题:伊朗总统鲁哈尼与叙总统阿萨德通话声援叙利亚

央视新闻客户端4月14日消息,伊朗国家电视台14日报道称,伊朗总统鲁哈尼当地时间14日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通了电话,在通话中鲁哈尼强烈谴责美英法军事干涉叙利亚的行径,他强调,美英法三国完全违背国际法准则,他同时表示伊朗将继续坚定地支持叙利亚政府和人民。阿萨德在此次通话中则对伊朗政府和民众的支持表示感谢,同时表示“美英法的侵略行径不会有任何结果”。

原标题:银保监会等部门提示:谨防“消费返利”等商家返利促销活动

中国人民银行网站4月12日消息,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商务部、人民银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提示:

近期,一些第三方平台打着“创业”“创新”的旗号,以“购物返本”“消费等于赚钱”“你消费我还钱”为噱头,承诺高额甚至全额返还消费款、加盟费等,以此吸引消费者、商家投入资金。此类“消费返利”不同于正常商家返利促销活动,存在较大风险隐患:

一、高额返利难以实现。返利资金主要来源于商品溢价收入、会员和加盟商缴纳的费用,多数平台不存在与其承诺回报相匹配的正当实体经济和收益,资金运转和高额返利难以长期维系。

二、资金安全无法保障。一些平台通过线上、线下途径,以“预付消费”“充值”等方式吸收公众和商家资金,大量资金由平台控制,存在转移资金、卷款跑路的风险。

三、运营模式存在违法风险。一些平台虚构盈利前景、承诺高额回报,授意或默许会员、加盟商虚构商品交易,直接向平台缴纳一定比例费用,谋取高额返利,平台则通过此方式达到快速吸收公众资金的目的。部分平台还采用传销的手法,以所谓“动态收益”为诱饵,要求加入者缴纳入门费并“拉人头”发展人员加入,靠发展下线获取提成。平台及参与人员的上述行为具有非法集资、传销等违法行为的特征。

此类平台运作模式违背价值规律,一旦资金链断裂,参与者将面临严重损失。按照有关规定,参与非法集资不受法律保护,风险自担,责任自负;参与传销属违法行为,将依法承担相应责任。请广大公众和商家提高警惕,增强风险防范意识和识别能力,防止利益受损。同时,对掌握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反映。

来源: 中国人民银行网站

责任编辑:张玉

原标题:于欢案背后吴学占团伙涉黑案开庭 旁听人员排队进场

4月12日上午9点,“于欢案”背后吴学占团伙涉黑案将开庭审理。8时许,法院门口拉起警戒线,原被告代理人陆续排队进场,现场有不少围观群众。吴学占涉黑团伙被告15人共涉9个罪名,分别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强制侮辱妇女罪、强奸罪。

原标题:1988年授衔上将仅5人健在:均系战功卓著一代名将

2018年4月10日,原中顾委委员、海军原政委,意味着1988年授衔的共和国上将仅存5人。

1988年9月14日,为利于军队的管理和指挥,解放军恢复军衔制,并在北京举行解放军上将军官授衔仪式。

当时被授予上将军衔的有:洪学智、刘华清、秦基伟、迟浩田、杨白冰、徐信、郭林祥、王诚汉、赵南起、李德生、张震、尤太忠、刘振华、向守志、万海峰、李耀文、王海,共17名高级军官。

自1955年至1965年间,我国共授予或晋升10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1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57名上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177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和136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

此后,军衔制在1965年三届人大九次会议上取消。

据中国网2009年刊文介绍,根据邓小平同志的指示,1982年初中央军委常务会议正式作出“恢复军衔制”的决定,并于1983年5月成立了“全军恢复军衔制领导小组”。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由20多名从全军各大单位抽调来的干部组成。

在“全军恢复军衔制领导小组”紧张展开工作后,1984年5月31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作出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实行军衔制度。”1985年6月,中央军委召开扩大会议,明确提出“实行新的军衔制”。

1987年七届人大二次会议决定恢复军衔制,通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

新的军衔等级为:一级上将、上将、中将、少将;大校、上校、中校、少校;上尉、中尉、少尉;上士、中士、下士;上等兵、列兵。

澎湃新闻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健在的5名1988年授衔的共和国上将分别是:迟浩田(1929)、赵南起(1927)、刘振华(1921)、万海峰(1920)、王海(1925)。

5名老将军均为作战骁勇、战功卓著的名将,1988年恢复军衔制时,都至少已担任正大军区级职务。

其中,迟浩田时任解放军总参谋长,赵南起时任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刘振华时任北京军区政委,万海峰时任成都军区政委,王海时任空军司令员,刚刚去世的李耀文当时担任海军政委。